首页 > 政策观察 > 柯布院士:生态文明亟需建设有机社区共同体

柯布院士:生态文明亟需建设有机社区共同体

2

作者小约翰·柯布系美国国家人文与科学院院士,中美后现代后现代发展研究院创院院长,世界著名生态文明研究专家,西方社会绿色GDP的最早提出者之一。本文系作者2019年9月22日在浙江丽水莲都“高质量发展与生态文明”上的大会发言。征得作者同意刊发于此(有删节)。这里向促成本文发表的中国农业大学胡跃高教授、中美后现代后现代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治河博士和项目主任樊美筠博士表示诚挚的谢意。

作者:柯布院士,翻译:高和然

莲都区领导希望谈谈如何按照生态文明的理念建设莲都,我觉得这个任务对我太重了。我来莲都主要是来学习的,莲都在许多方面都已走在了中国乃至世界生态文明建设的前列。

我的任务是给它加油,汲取美国的教训,借鉴国际社会一些有益的经验,帮助把莲都打造成一个理想的社区,一个生态文明的有机共同体。我们的任务是发现哪里有健康的社区,支持它们,并帮助不健康的社区变得更像这些社区。我们的工作还包括:找出这些社区如何以健康的方式与邻近社区合作,并推广这种模式。这就是常说的“干柴烈火”。换句话说,真正重要的是,找出那些看似优秀的理念,并在某个特定的地方付诸实施。这是人类受益的时候。偶尔,在我生活的地方,在我最熟悉的场合中,我可能会在这种事情中扮演一个角色。但我在其他地方的角色要简单的多,就是提供一些图片和模式,如果能够有效地实现,它们可能会有所帮助。

这一点也很重要。现代晚期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应用了错误观念或不良的模式。许多问题是原子主义思维,在经济思维中可以清楚看到它以个人主义的形式表现出来。遗憾的是,尽管“社会科学”已经支离破碎,但这种个人主义思想已经蔓延到经济学之外。即使在社会学家中,社会也常常被看作是个体的集合。

有时候,个人主义的盛行是非常明显的。有一次,撒切尔夫人在解释个人将如何从她的政策中获益之后,有人问她,社会作为一个整体会如何?她回答说没有这回事。“社会”只是个体的集合。

这意味着人们之间的关系——复杂的权威模式、人们共有的关注感、他们对整体顺利工作的责任感——都没被注意到。人们倾向于只关心总共有多少财富,而不考虑财富是如何分配的。

公寓楼甚至私宅的建设很少考虑到居民之间的关系。很多家庭不认识他们的邻居,尤其是在公寓楼里。每个家庭的舒适程度是公寓设计的首要考虑;而设计是否鼓励人们之间的积极关系,则基本不在考虑之列。

简而言之,个人主义的心态导致了对家庭所拥有的商品和服务的重视。这没什么不对的。但是对于人类来说,要快乐,要过上美好的生活,人与人的关系要重要得多。就幸福而言,人际关系优先于财产是毫无疑问的。但公共政策往往忽视了这一点,情况依然如此。

作为一个局外人,我鼓励人们关注人际关系。在建造房屋时,我敦促建筑商考虑将公寓楼中的一些空间用于社交活动和娱乐。人们会更乐意住小一点的公寓,有更多的机会拜访邻居。也许一组公寓可以围绕一个吸引人的小庭院建造。

显然,人际关系的重要性也是有局限的。我们对空间的物理需求就像我们对食物和衣服的需求一样,剥夺空间会严重影响幸福和快乐。但只有在真正的需求得到满足之后,人际关系的重要性才会发挥作用。当前,对大多数人来说,更多的食物、更多的衣服、更多的空间、更多的财产对幸福贡献甚微。与他人的友善关系,得到他们的接纳和赞赏,这将对幸福做出更大的贡献。与人深交的效果会更好。

柯布院士团队访问丽水

柯布院士团队访问丽水

至今为止,我只谈了一点。公共政策往往建立在忽视人际关系的基础上。一个想要树立良好生活模式的城市需要特别注意这些关系。“生态”一词清楚地指向这个方向。

我对住宅设计的评论,关注点是“关系”,且把重点放在邻里关系上。在现代,邻里关系都次于远距离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那些不认识自己邻居的人,是满足他们个体和情感需求的社会群体的一部分。与祖先相比,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去寻求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人,并彼此往来。当然对很多人来说,邻里关系似乎无关紧要。

尽管有些人觉得没有必要与邻居建立联系,但如果整个社会由小型的本地社区和邻里街坊组成,就会运转得更好。想想孩子们。在一个缺乏本地社区的社会里,儿童保育在很大程度上必须制度化。假设30个家庭住在一个操场/公园附近。他们可以安排几个成年人一直在那里,这样孩子们就可以从家里来回跑,也可以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拜访邻居的家。想想病人和老人。当邻居们觉得彼此有责任时,家庭成员可以把老人或康复中的病人单独留在家里,相信如果有困难,邻居会施以援手。家庭预算的压力减轻了,孩子和老人更享受生活。

即使在这样一个小小的邻里社区中,一个全科医生也能有自己的诊所。她或许会与人们重新建立起古老的家庭医生类的关系。许多分娩可以在家里进行。邻居能提供的帮助,通常孤立的个人只能在医院中获得。

一个邻里社区通常可以支持一家商店,来提供基本的食物、药品甚至衣服等等。这样的商店可以减少一半或更多开车去购物中心的需要。价格会更高,但如果考虑到时间和交通成本,很多人会发现本地购物更便宜。

当本地购物让家庭不再需要汽车时,省下的钱是惊人的。此外,减少行车使得街道对行人和儿童更加安全。如果周围社区很健康,很多人都可以不用车。可以组织拼车上班或购物。可以用大巴车送孩子们上学。大概还会有公共交通。一个家庭不需要养车,也不用支付孩子或老人的护理费用,就可以靠微薄的收入过上舒适的生活。

管理一个健康的社区是件简单的事情。邻居不太可能抢劫或伤害邻人。此外,如果有不怀好意的外地人,他们就会被注意到。当地人向警方的报告是可信的。在健康社区长大的孩子很少会被帮派所吸引。

生活在这样社区的孩子很少受到父母的虐待。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父母对孩子的虐待常常表现为成人关系的失败,而在一个鼓励良好关系的社区里,这种情况就不那么常见了。这也因为邻居们很可能会发现施虐的迹象,并对受虐待的孩子感到一些责任。

当然,我这是在理想化。即使是健康的社区也会有问题。我不想谈论乌托邦。我想说的是,围绕本地社区来组织社会的真正可能性,这些社区都对自身负起很大的责任。

你会明白我所描述的这种社区生活,曾经存在于许多地方,但已被现代化所摧毁。正如我所指出的,现代性考虑的是个体及其消费能力。提高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目标。破坏邻里社区的政策往往会加剧这种情况。

如果邻里社区不复存在,每个家庭都必须拥有自己的汽车。为了买车,这位母亲可能不得不找一份兼职工作。GDP会上升。孩子们想念他们的母亲和父亲。他们可能需要找到机构来护理。家庭的幸福感下降了。

我的观点是,即使个人因为现代化政策而有了更多的钱,他们也会发现满足自己真正的需求更难了。因为即使是在购买自己所需的层面,人口个体化带来的好处和坏处一样多。当我们更全面地考虑生活质量时,被理解为个性化的现代化,不仅导致了生态灾难,还恶化了生活质量。

我不是在呼吁放弃现代化的便利和舒适。我是呼吁尽力支持现有社区,鼓励并加强新型社区,以此为基础来重构社会。我对莲都人民的建议是:尽你所能发展当地社区。

柯布院士对乡村本地文化颇感兴趣

柯布院士对乡村本地文化颇感兴趣

我心目中的理想社会是一个社区共同体(社区组成的社区–译注)。目前,我已经谈到了本地社区。对此你会注意到,我更倾向于本地化的经济。我没有强调这一点,因为许多生产和必要的工作必须在更大的单元中进行,我希望一个社会成为本地社区的共同体,或由社区共同体组成的大型社区。请和我一起思考在这些层面会发生什么。

住在一个如我所描述那样的本地社区中,人们可能会为此感到自豪。这是健康的。下一个问题是,他们如何看待自己社区所在的更大区域。也许,他们会以一种竞争甚至敌对的方式与其他社区建立联系。如果对本地社区的感情是“部落式”的,他们可能会害怕外人,甚至可能会花费精力和金钱把他们挡在外面。

有些竞争是健康的。体育比赛一般就是。理想的情况是,本地社区作为更大社区的一部分,在为更大社区做出贡献方面可以有所竞争。但这种竞争的基础是一种共同的承诺和关怀。每个社区都祝福对方。重要的是,不要认为某个社区在另一个社区失败时真正得到了好处。

正如在健康的人际和家庭关系中,人们相互支持一样,健康的毗邻社区的关系也是相互支持的。这就是我所说的社区共同体。不可能在每个邻里社区都有一所学校。但每个邻里共同体都可能有一个。社区中所有的邻里街坊越好,学校就越好。支持学校的竞争可以是健康的,但希望其他街坊失败是没有意义的。当邻居们变得健康时,健康的邻里社区就会变得更健康。重要的是,人们对社区共同体感到自豪,如同他们对所居住的特定社区那样感到自豪。这种模式并不是乌托邦式的。那些为我的家乡克莱蒙特感到骄傲的人,通常也为加利福尼亚州和美国感到骄傲。

在这份呼吁社区共同体(社区的社区的社区等)的自然感情之外,我的建议是,要尽可能地在最本地的层面去实现尽量多的自给自足。我提议在大多数邻里社区里开设一家诊所和一家商店。我没有提议建立一所学校。但我确实建议在高一级的社区层面上建立一所学校。我还提议建一个大型购物中心。

更重要的是,我建议开展生产型的活动。我建议在每个社区中尽可能多地开展食品生产和加工。我建议尽可能多地就地发电。我建议尽可能多的本地自治。

我认为,尽可能多的本地自治有利于改善人际关系,鼓励人民承担责任。但是,如果所治理区域的必需品完全依赖外部提供,自治就不可能实现。自治要求许多经济决策可以在本地做出。

此外,我们必须牢记,我们身处一个危机四伏的时代,只会变得更危险。全球金融体系可能崩溃,大部分地区可能出现交通系统崩溃,远距离能源供应可能会中断,核战争的后果不可想象;但是能够自给自足并拥有能源的小型社区,比那些从远方进口粮食和能源的社区有更好的生存机会。

本地的邻里社区无法获得足够的经济自主权来生存,但或许15个这样的社区,我称之为社区共同体,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实现。目前,它们可能还在为更大的社区中的社区中的社区生产一些产品。有了顶层设计,他们也许能够从专业化生产转向更广泛、迫切的必需品生产,如药品、工具、自行车和服装。我们可以想象,一个管理良好的社区共同体有可能在大灾难中幸存下来,而毫无准备的地区将出现伤亡。

我把重点放在本地社区层面上,因为它里面不需要汽车交通,是最有希望的。马和自行车就能满足需求。食物、水和能源将是生存的绝对需要,在一些地方,它们可以在当地生产。为了生存,地方政府更有可能考虑加强地方经济发展。本地自给自足也减少了对化石燃料和稀缺资源的需求。如果许多地方社区变得更加自给自足,这将减缓我们所有人都参与的人类死亡竞赛。

柯布院士在两山学院

柯布院士在两山学院

我简要谈谈更高层面。实现社区共同体,需要社区与其他社区建立联系,并强烈认识到它们彼此需要组成更大的社区。同样,有一些类型的竞争是健康的,但是社区需要以一荣俱荣的方式来相互联系。

作为一个过程哲学家,我知道丽水(莲都)的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还不完美,但你们绝对是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事实上,在许多方面你们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深陷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二元对立的深谷,遵循“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理论,你们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走出了第三条路,亦即高质量的绿色发展之路、生态文明之路。

多年来我在国际社会一直讲”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现在我要说,中国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丽水莲都!你们为中国乃至全世界树立一个绿色发展的标杆。

在一个由“共同体”扮演主要角色的总体愿景中,我想为莲都找到一个位置。希望把莲都建成生态文明的有机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个人和群体都得到繁荣!

谢谢大家!

图文来源:有机会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