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专访邵亦波:投资1亿美元,以科技推进人类心灵的自由与快乐

专访邵亦波:投资1亿美元,以科技推进人类心灵的自由与快乐

1

经纬中国创始合伙人,evolve慈善基金创始人,易趣网创始人,曾任eBay全球副总裁

谁是邵亦波?

公开报道中的答案是“永远拿第一的数学神童,哈佛大学高材生,易趣网创始人,29岁时以2.25亿美元将创业公司卖给eBay的科技富豪,顶尖创投机构经纬中国创始合伙人,2017年末成立的evolve慈善基金创始人”。

事业上的光环已令人炫目,连爱情和婚姻也是广为流传的佳话。与妻子鲍佳欣的故事关键词是“金童玉女,浓情蜜意,恩爱有加,子女绕膝,家庭美满”,足以满足世人对美好感情的一切想象。

如果每个人出生前都可以看到自己的人生剧本,世人有几个不想做邵亦波呢?

但他本人对于“别人眼中的自己”并没有太大兴趣,他更多关心的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自我。

2

寻找真实自我

在硅谷一处林木和草地环绕的白色房子里,邵亦波光着脚出现在客厅,穿着看起来随意又舒适的衬衫和短裤接受了硅谷洞察的专访。

说起探索自我的历程,你能感到他的敞开和放松,语言似乎是顺着分享的欲望自然流动出来。但语言本身却在他那么流畅的诉说中,显得愈发蹩脚起来:有很多感受与体悟,是超越语言的,还有很多勉强可以一用,却太容易被误解。

比如,他不太喜欢也不太确定将探索自我的过程与“灵修”这样的词划等号,因为这个词有太多不同的定义,如同一个繁杂而凌乱的市场。同理,“冥想”这个词他也不太确定。

“我是在寻找真实的自我。很多人对自我的认知有一种固定不变的错觉,觉得自己的智力、能力和品质等都是先天形成的,或很难改变的。如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卡罗尔·德韦克(Carol Dweck)所说的,这些人形成了固定型心智。事实是,自我是可以不断进化和成长的,这是成长型心智模式,接受积极的成长型思维是很多事情的关键。比如,我的内在成长历程是从想要做一名更好的父亲开始的”,邵亦波说。

大约7年前,似乎拥有着“完美人生“的邵亦波,却感到很难过。他很爱孩子,但在跟三个孩子相处的过程中,他总是不知所措。要么不愿意陪孩子,要么明明不愿责骂或打孩子,却还是忍不住那样做。他给当时的 “父亲邵亦波”打分20分,开始从自身寻找解决的方法,他主要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练习观察和觉知自我的能力。即留意自己内在正在发生什么,觉知自我的各种念头和情绪,努力做到不被感受带着去盲目的反应和行动。

比如,邵亦波举例说, “以前我不喜欢陪小孩,和他们在一起就会觉无聊和焦躁,甚至还会有点怨恨的感觉。在没有练习觉知自我之前,一旦觉得不舒服,下一秒我就逃走去查邮件了,直接就被这些负面感受带走了。现在我能够观察到自己有这样的感受升起,并能够做到只是观察,不去对抗,也不逃跑,就只是安静的观察一会儿,然后我忽然发现可以充分享受陪伴孩子的时光了。”

“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我先后跟十几位老师学习过训练觉知的能力,尤其受益的一位老师是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也是一位佛学的老师,他能够科学的解释静坐的技巧和原理,也能教导很多实用的心理学方法 。“

(strongmind项目,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strongmind项目,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第二,向内审视和寻找负面情绪或事件的真正原因,尤其是尝试从潜意识层面打开阻碍快乐的某个固定型情结或模式。它们可能是童年时期就无意识种下的,可能来自家庭环境,也可能来自社会影响。

“比如,我发现自己陪孩子玩或睡觉时会觉得无聊和焦躁,是因为我无意识中继承了父辈将养孩子视为一项严肃的工作而非享受的观念,也发现我必须每时每刻都去做一件有用的事情,否则心里就很慌。这些观念都是深植内心乃至潜意识的,我可以用自己的觉知能力一层一层的剥开它们,找到原因,去跟那个真实的自己连接” 。

渐渐的,邵亦波发现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同以往的,却无比美妙的新道路,这是一条向内探索的光明大道。他变得更快乐了,更重要的是,如今,他可以给自己这个 “新版本父亲” 打分超过80分。

邵亦波欣慰的说,现在他跟孩子们的关系都很亲近,也很享受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说是语时,16岁的大女儿正好回到家里,“Hi,baby”, 邵亦波用一个上扬的喜悦的声音招呼她,女儿则俯身到沙发上给了他一个暖暖的拥抱。

1亿美金,帮助更多人向内成长

人类心灵的苦难是共通的。这个世界上充斥着太多的焦虑、抑郁和压力,不快乐和不幸福是人类共同的,最大的敌人。受益于向内探索和不断成长的邵亦波,想要把让人变得更快乐的方法分享给更多的人。

无论中方还是西方,各个国家为了经济发展和GDP指标,都在不断鼓励人获取越来越多的 “成功”,通常意味着越来越多的金钱,车子和房子和地位,越来越多的人为这些“身外之物”迷失乃至疯狂。虽然物质需要是生存必不可少的条件,但邵亦波震惊的是人们在满足生存需要后,因为人性的贪婪和恐惧而制造了更多的苦难。造成一些越是富有的国家,抑郁和自杀率反而越高,人类在与追求快乐的本心背道而驰。

“这是一个巨大的,可怕的问题,不管人们在外面的世界多么努力的索取,最终的目标都是为了获得心灵的快乐和幸福感。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就在人的心灵内在用功呢?为什么要 ‘曲线救国’呢?慈善基金非常多,却极少有帮助人们心灵成长的基金,这一直都是被忽视的领域”。

2017年末,想通了这些的邵亦波在经纬中国的一个CEO微信群里发布了一个迅速广为流传的群信息:淡出原有的投资业务,个人投入1亿美金成立“evolve.ventures” 慈善基金,要用科技对抗人类心灵的苦难。该基金 “不以盈利作为第一目标,而是把对世界有利作为第一要素,投资对社会有益,能帮助提升人性,让人类更快乐、真实,自由、互助和互爱的科技公司”。

(邵亦波首次发起Evolve基金倡议)

(邵亦波首次发起Evolve基金倡议)

他认为,要达到这个目的,每个人都先需要自我进化和内在成长,这也是基金起名 “Evolve(进化)”的原因,基金总部在美国硅谷,业务放眼全球。

成为这个有点”另类”的科技投资人后,邵亦波2018年参与和投资的项目主要包括:

Insight Timer。它是全球最大的静坐APP,平台上活跃1500个不同老师,帮助每个人在日程生活中更便捷的学习静坐。

Parent Lab。是基于美国斯坦福、哥伦比亚大学等顶尖专家的研究,把幼儿发展心理学、神经科学和正念禅修结合在一起,就育儿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给家长提供系统并实际可行的教程和互助交流的线上社区。总部设在硅谷,移动APP HelloJoe上线后深受家长们喜爱,2018年底推出了中国分公司 “育见科技” 。

邵亦波是Parent Lab的联合创始人,对这个“帮助更多人成为更好的父母”的项目非常上心,接受硅谷洞察采访当天,他刚从该创业公司回来。

(Parent Lad项目,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Parent Lad项目,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Edovo,一家通过平板电脑为监狱里的囚犯提供通讯、学习、职业培训和情绪管理等内容的公司。

Oji Life Lab。基于手机APP的个人和团队终生学习系统,推出一对一和一对多的视频培训课程,帮助个人和团队通过情绪管理和沟通技巧的学习有更出色的表现。

2019年,邵亦波最新关注和投资的项目包括:

Hive,一个聚焦年轻创业者个人成长的会员制营利性社区,平台会根据创业者的需求定制培训课程,帮助年轻企业家不仅在事业上更成功,内心也更有快乐和满足感。

commune, 是一个针对个人和社区的线上课程平台,它寻找世界范围最优秀的老师一起制作视频课程,内容涉及瑜伽和健身,正念,饮食与健康,可持续性发展等,都与个人身心健康和成长有关。

“学个案” APP,是专门为中国心理咨询师提供个案记录和整理自动化工具,并为他们提供向资深个案督导师线上学习服务的平台。心理咨询师需要从大量咨询个案中积累经验,接受资深个案督导师的指导是其职业成长的重要过程。由于中国个案督导师数量少,心理咨询师学习个案的传统过程繁琐,价格贵,效率低。“学个案”尝试用线上方式解决这些痛点。

采访中,让邵亦波尤其兴奋的是一个在乌干达的创业公司StrongMinds,它开创了针对非洲女性抑郁症的群体互相咨询和疗愈的新模式,整个治疗流程成本低到只需要120美金,在实践中经回访有着超过75%的治愈率。正因如此,这种新模式从乌干达迅速扩散到了津巴布韦,截止2019年7月1日,已经治疗了13747名非洲抑郁症患者。

邵亦波发现这个项目后很兴奋,因为他对中国抑郁症的人数不断上升,治疗方法过于单一的依赖心理咨询师这个现状一直忧心忡忡,这个项目可能会引入一种治疗抑郁症的新模式到中国。

不难发现,evolve.ventures基金目前投资的这些项目都与邵亦波当初成立基金的初心有着极高的契合度,它们都有着用科技为载体,用个人学习和彼此互助的方式,改善不同群体的心灵满足感与快乐感的特点。

小探问邵亦波,如此沉醉于自己的内在成长和帮助他人成长,是否有一个目标呢?比如要达到怎样的快乐的境界?

他像个禅师一样说,”要辩证的看,可以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因为当你执着于某个目标的时候,你就错过了当下这一刻。而当下就有你想要的完美的平和和爱,当下就有圆满和真正的快乐。你既需要努力去寻找它,又不需要去寻找它,它就在那里”。

人类需要更多智慧驾驭科技

一直活跃在科技领域的邵亦波,对如何用好科技的优势;警醒,避免或减少科技的负面影响有着非常清醒的意识。

“科技本身是一个中性的工具,用好这个工具可以更好的服务和帮助人类。不幸的是,今天大多数互联网科技公司的产品是反幸福的。因为它们本质上是注意力经济,尤其是社交、游戏和娱乐平台,它们用无所不用其极的方法来吸引你,最好你对它们上瘾,每天使用100次它们最开心。所谓的日活跃率,月活跃率就是计算用户上瘾程度的指标,至于你使用了它们的产品后会不会更幸福,这些公司是毫不关心的。“

除此之外,更让邵亦波担忧的是,人类的能力越来越大,发明出来的各种高科技威力越来越强,但在经济利益,本质是贪婪和恐惧驱动下发展出来的不少高科技已走向失控,尤其是人工智能,纳米科技和生物科技这三种。

“这三种科技已越来越不受控制或很难控制,即便能被控制,也很可能沦为被一小撮人掌控,用来奴役大多数人的工具。

他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是人类的智慧没有跟能力一起发展。“能否驾驭好科技,取决于人类的意识进化的速度有多快,开发自我智慧的能力有多强”。

终极的解决方法,“如爱因斯坦所说,我们不能用制造问题的老思维来解决问题,(We cannot solve ourproblems with the same thinking we used when we created them)真正要改变世界的话,需要新思维和新方法,需要每个人从内心开始改变”。邵亦波在采访最后说。

图文来源:硅谷洞察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