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发现 > 蒙着眼,吃一顿森林大餐

蒙着眼,吃一顿森林大餐

凡小野/摄影

凡小野/摄影

眉骨被压着,睫毛卡在眼皮与老布之间,不太舒服。我索性闭上眼睛。

这是我第一次蒙眼吃饭,还不允许使用筷勺。

饭桌周围的人叽叽喳喳聊个没完。他们异常兴奋,用大嗓门讨论着诸如怎么用手盛汤喝的诡异话题。

我想,既然徒手吃饭,厨师不会贸然上汤品的。尴尬不请自来。端上桌的一碗一盘里,碗里装的就是汤。

两手捧起碗,准确无误地把汤送进了口。喝上一嘴,尝出有椰汁的味道。用右手指尖搅动碗底,感觉到汤里还有东西。随手一抓,塞进嘴巴,原来是红豆和玉米。

喝了几口,我开始动盘子,把碗推向了一边。盘里的东西更丰富。我用手先摸了个遍,在心里确定了吃它们的先后顺序。

凡小野/摄影

凡小野/摄影

丝瓜块最易摸出来,软踏踏的,这段时间经常吃,一点不陌生。生菜叶子也摸出来了,但叶子上放着什么,毫无头绪。还摸到了一坨糊糊,垫在薄饼上。

看不见美食,便全靠想象力用餐。感官从外回到了内里,心收敛了不少,感应却变强烈。

精神高度集中,味觉瞬间绽放,脑中也浮想联翩。一边吃,一边幻想食物森林的模样。其实此刻的我,正如实地蜷缩于美食的怀抱中。

吃的中途,大家自觉地安静下来。我的世界,只剩下味蕾了。食物在体内渐渐打开了脉搏;随之,厨师的巧思也淌入心房。

结束时,赞美与惊叹声打破了沉默。大家又回到了亢奋中。

我吃得比较慢。众人纷纷揭开布条时,我还蒙着眼。在喧嚣中,我的手刮着盘子,捞着汤汁。我不断吮吸着黏黏糊糊的手指,那里仿佛有一片糖果林。

凡小野/摄影

凡小野/摄影

回想两周“生态村设计教育”课程(Ecovillage Desigh Education Programmes)的学习,给我印象最深的居然是这顿饭。

以这种方式庆祝结业,对我来说,比课堂上收获更大。刺入骨、化为血的生命体验,永远比知识更叫人有创造性。

要知道,生态村设计教育中有一门“生态”课,讲的是朴门永续设计(Permaculture)。

朴门永续设计中,有食物森林一说。食物森林是一种模仿自然、熟悉在地文化而开展的农业设计活动。它在自然界中处处可见,是天然形成,也是可以人为设计的。

说实话,咱中国人不缺朴门的设计思维和方法(老祖宗留下来了的很多),缺的是顺应天地的赤子之心。如何透过“行住坐卧”的日常,与自然多变的气质缠绵相处,是我们有待恢复的能力。

感谢大厨高塞,感谢她的创意,以及对食物和自然的用心。人类的创造力加上想象力,再加上无数心心的呼应,成就了如此美好的世界!愿我们珍惜并保持。

图文来源:Planet Journalist

草西
草西,有机会主编,写作者;长期关注有机生活实践者的故事,报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