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何慧丽:乡村建设的行动者,温度教学的探索人

何慧丽:乡村建设的行动者,温度教学的探索人

通讯员/杨姝晗 王梅凡

何慧丽是三农问题研究者中的行动派,也是新农村建设实践者中的理论家。很多人都能走入农村、观察农村、讲述农村,但像何慧丽一样在其中完成了对他者和自身的双重改造,却是少之又少。她将自身十余年知行合一的乡建经验和情怀通过其课堂教学与实践教学,传递给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们。何慧丽用行动响应了习总书记对涉农高校教师“以立德树人为本、以兴农强农为己任,多出科研成果、多培养知农爱农新型人才”的热切期待。

s_33b23a8f856048c8bd29a5885f884588

执著追梦,踏实求学

少年时立志奋发图强为追梦。和大部分的农村孩子一样,年幼时的何慧丽在自然中汲取了生活的智慧和韧劲。乡村生活的记忆是从山上探索一条新径;是与伙伴捉迷藏、摘果实;是看万物有灵、百畜怀情,这些成为她乐于探索、勇于开拓的精神家园,也是她最终回归乡土、融入百姓的初心之本。她也曾无比向往城市,学习是“逃离”农村的重要途径,自懂事起便专心致志,奋发读书,争取第一名。回忆高中那段时光,她忍不住打趣道,“那时候家庭条件艰苦,一个夏天只有一套衣服穿,满脑子只有学习。”

“乡土底色”让何慧丽在求学中更加注重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本土之学。上世纪90年代,当西方哲学社会科学学说与思潮大量涌入高校时,何慧丽却在武汉大学的书摊上饶有兴趣地翻阅大卫•格里芬[美]的《后现代思想启蒙》、尾关周二[日]的《共生的理想》;课余之外,她还为韩国留学生做家教,自学并讲解《道德经》、《庄子》等传统经典。而在中国农业大学任职后,她继续在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求学,并赴约翰.霍布金斯大学等进行访问交流。这些经历赋予她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应“去边缘化”和“去依附”的理念,让她不落入发展主义的窠臼中。

在学习的过程中,何慧丽总结出了一套“好学生”的标准。她将老师和学生比喻成神仙和小毛仙,“好学生”作为小毛仙应具备反思的精神,主动和老师“过招”;也要具备独立的精神,可以借鉴但绝不应盲目模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何慧丽借荀子的名言表达了她对于良好师生关系的看法,而她自身也清楚地认识到,走出自己的学研之路需要立一个脚踏实地的方向,投身于基层当中才能找事物发展的本原。

何慧丽诚言,丰富的阅历帮助48岁的她还在不断地走在“懂道明理”的人生路上。“我之前有点儿强势,但是在实践中懂得了一点辩证。”她谦虚地说道。何慧丽总结的大道是人与人之间互帮互助的和谐关系,分裂的、原子化的个体在市场洪流和社会上是难以立足的。无论是在实践中,还是在课堂教学上,她都秉持着这种思想,与乡亲和学生们打成一片,并在这个过程中实现共同成长。她累计在《开放时代》、《马克思主义与发现》、《中国农村观察》、《人民论坛》、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Sociology等重要学术刊物发表文章近六十篇,但这远远不能代表她的成就。

乡村建设 亲历躬行

s_4dddfd9ed1754073a8af662d36ef8737

2003年,何慧丽抓住中国农业大学与河南开封市市校共建的机会,来到河南省兰考县挂职副县长;十年后,她回到自己的家乡开展了更深意义的农村改造,将十年来的豫东经验实践于豫西地区。期间,何慧丽干了两件大事,一是发动新型农民合作组织,帮助打开绿色农产品销路,二是发起成立了以弘扬“耕读传家”乡土文化为使命的弘农书院。两件事背后是她对“三农”的真情实感,而她智慧地在乡土实践中将经济和社会两个机制有机结合,走出了一条“何式”新乡村建设之路。

在兰考上任伊始,何慧丽最先想到的问题就是自己能为乡村做些什么。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她牵头在兰考县六个村庄发起“新农村建设”实验,直接参与、帮助建立数百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民文艺队、老年人协会等合作组织。2006年,试点村庄南马庄的合作社遭遇大米滞销的难题,对此何慧丽义务帮助村民宣传,并将大米拉到北京的“乌有之乡”书店进行宣传销售,很快便卖出了十吨有机大米。这样“显目”的行为给她带了舆论上的非议,人们笑她是“卖米教授”,是博人眼球,是炒作。然而何慧丽丝毫不把这些言论放在心上,在她心中为农民办实事才是当务之急。

四年后,她再次“亲自上阵”吆喝,带着合作社社员养殖了一年的快乐猪来到郑州的一个高端群体小区寻找市场,并成功落建“郑州国仁超市”,搭建农民与城市消费者直接沟通的渠道。她编的对联“市民农民心连心、城市乡村叶通根”挂在超市门口,见证本世纪早期从事生态型城乡互助合作的短链农产品销售端的成长。何慧丽将实践与理论脱节的行为形象地称为“黑板上养猪,实验室里种庄稼”,这是笑谈却也是现实中存在的严重问题。“欲化农民,先农民化”,这句她常挂在嘴边的话时刻警醒着我们做真学问、干惠民事就要融入乡土。

何慧丽眼中的“新农村”远不止经济收入上的提高,“农村有青山绿水,有很融洽的人际关系,能够让人们产生一种认同感和归属感,而不是麻木感、疏离感。”而如今,大部分村庄都面临着空心、衰败的问题。为此何慧丽回到自己的老家——罗家村及其附近村庄开展了另一项实践。2013年,她发动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等五所单位,在村内一废弃不用的小学挂牌成立豫西第一家乡村书院——“弘农书院”。何慧丽将书院宗旨定为“尊道贵德、和合生态”,开展以“孝亲、生态、合作”为三位一体特色的“河南灵宝乡村产学研”综合试验。

6年来,弘农书院开展了大量的大学生支农支教和调研实践、返乡青年创业孵化、中小学生自然教育夏令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农民新型合作组织发育等培训或活动。小小书院成了连接罗家村、巴娄村、贝子原村、万渡村、马村等周边多村庄村民的纽带。在乡村振兴和生态文明的战略背景下,在农村人口大量外流、“三留守”问题严重的现实中,弘农书院已发育出了以返乡青年为代表的农民孝亲团队、生态团队和合作社团队,这是极其难能可贵的。

在基层做实践,有成功感也有失意感,但何慧丽表示应该保持“热爱丢脸,欢迎挫折,享受痛苦”的态度,以学者身份进入乡土本就是一重隔阂,但是何慧丽亲力亲为,知行合一,将自己作为合作社的一员、作为农民的亲人,将隔阂化作农民的信赖,去重构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良好关系。

图文来源:中国农业大学人发学院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