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下乡十一年的人大女博士石嫣,是什么让她乐此不疲?

下乡十一年的人大女博士石嫣,是什么让她乐此不疲?

“你看我黑黑瘦瘦的,像不像个‘村姑’?”8月23日下午,全国知名“新农人”、国际社区支持农业联盟联合主席、中国人民大学博士、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博士后石嫣,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专访时的开场白风趣幽默,“比起博士后的头衔,我这个城里妹子更喜欢被人称之为‘新农人’。”

本文编辑内容来源于重庆日报“乡村振兴大讲堂”第三讲

屏幕快照 2019-09-12 下午2.27.45

其实,石嫣是个城里妹子,从小没接触过农活。接触土地、干农活还得从她公费去美国务农说起,正是这次务农生活,促使她将欧美流行的社区支持农业模式引入北京农场,让上千户城市会员与农场建立了食品安全信任关系,而这也让她,以及更多回乡创业的年轻人拥有了一个新身份,“新农人”。

博士为什么要当农民?

我们从事的很核心的原因,是受到我和我先生导师的影响。《四千年农夫》是我们翻译成中文的,是一位美国土壤局的局长1909年来到中国,1911年完成的。我第一次读到这本书就被震惊了,那一年正好在美国的一个农场工作。

当我们做农业的时候,很多人会想到其他国家的一些模式,但是当时作者最崇拜的是中国农业的种植方式,可以持续几千年同时养活了这么多的人口。美国的农业,虽然极大地促进了生产率,也极大地破坏了农田的环境和土壤。因此,这本书引发了我们对于农业的一些反思。

我到很多地方做过调研,我意识到我们看到的光鲜食物的背后,做农业生产的人,是很难承担更多我们大家所期待的社会责任的人。你想让农民种出更健康的食物,现在他们是挣扎着要为生存所依靠的人,我们如何把更多的社会责任加到他身上?

屏幕快照 2019-09-12 下午2.27.51

第二个问题是比较受关注的食物浪费问题。农业的碳排放在整个的产业链端,贡献率是非常大的。现在从农田到餐桌之前已经浪费了三分之一,所以很多创新农业项目都在解决其中的问题。

比如在很多发达国家,他们就有专门的剩食餐厅。这个餐厅的所有食材都是还没有坏,但是马上就要被抛弃的、或是长得非常丑的食物。

还有一点我觉得需要大家去关注的是,当我们过去谈农业的时候,可能很多谈到的是农业本身,但是其实现在农业更多延伸的一个新的名词,从国际的概念上来讲叫“食物体系”。

屏幕快照 2019-09-12 下午2.28.03

当我们谈食物的时候,不只是在谈农业,还在谈健康的饮食。现在就有大量的研究显示,其实糖和烟一样,会使人上瘾,过去就有人提出,我们在烟草上标注“吸烟有害健康”,未来是不是在可乐上也标注内含14块方糖的含量。

现在在中国这样的食物教育知识和课程是非常稀缺的,这也是当时我们选择做农业背后的另外一个原因,我觉得我们需要重新让更多人来定义什么是真正的食物。现在每个人的饮食都不只是影响到我们自己,比如说我们中国人吃肉的问题,最近一把大火正在巴西的热带雨林燃烧,谁能想到中国人吃肉和巴西的热带雨林竟有直接的关系?我们吃肉已经成为全球很多研究机构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为了满足中国人吃肉,和巴西人的农业发展,不惜烧毁热带雨林来满足我们的饲料豆粕,玉米的供应,进而演变成当下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前段时间我去纽约参加了一个世界经济论坛的会议,所有会议的餐,几乎60%-80%是素食,而且有很多在硅谷创业的新项目,就是以素食为主产生的食材,能够形成一种新的引领大家饮食风尚的潮流,这些领域也是大家需要关注的。

今年我去联合国粮农组织开会的时候,大家达成了两个共识:第一是生态农业要被全球政府更多地支持,形成更大的规模;第二是要测算食物的真实成本。比如说土地污染、环境污染的成本,是没有被消费者所支付的,这些成本要由未来政府的相关科研机构测算出来,进而应该如何更多的补贴、支持生态农业。

当时我和我的爱人看到了所有以上的这些社会问题,我们觉得做研究已经很难解决社会关注的一些痛点了。所以我们就想先从自己真正经营好一个农场开始,从一个小的点去改变社会的问题。

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价值观会在未来更多80后、90后的生活选择中,成为他们愿意去消费的一种生活方式。

屏幕快照 2019-09-12 下午2.27.57

如何做一个“新农人”?

当前,人才匮乏是我国农村当前面临的难题。在一些偏远农村,留守农村的人口多为老弱病残,农村产业日益凋敝。就连比较富裕的农村,因难以享受与城里同等的公共服务等,也难以留住优秀人才。作为全国知名“新农人”的杰出代表,我以自身经历与经验给已经下乡的“新农人“和跃跃欲试的“新农人”分享一些心得:

1,“新农人”要与市场建立信任关系

说实话,以前我的生活过得有些小资,虽然学农但很少手沾泥土,甚至不知道农作物是怎样种出来的。这样下去,读完博士又如何?” 在我读博期间被公派美国农场务农半年,成为国内第一位公费去美国务农的学生。正是这段经历,让我彻底改变了人生的轨迹。

美国的这种CSA模式让我充满兴趣,回国之后就尝试在京郊推广。2009年,正值中国人民大学与海淀区共建产学研基地,我就申请去基地负责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试验。2011年毕业后,我又在北京顺义区和丈夫一起创办了“分享收获”农场。也从那时起,我就和一般的农民一样,整日在田间地头,和蔬菜大棚、鸡舍、猪圈打交道,白皙的皮肤渐渐变成了小麦色。

CSA模式主要致力于搭建一个信任的桥梁,让消费者真正享受到健康安全的食品,让生产者得到公平合理的收益,促成安全食物社区的构建与发展。几年下来,我的“分享收获”农场已服务北京1500多户会员,并在东北、福建、广东等多省有合作基地。

一年,我一个师弟在珠海办的CSA模式农场遭遇台风,200多亩基地里的有机蔬菜和大棚几乎全军覆没,不能按时向会员提供有机蔬菜供应。令人欣慰的是,这些会员竟众筹100多万元帮助农场重振旗鼓。这个案例恰好证明了这个农场与消费者建立了充分信任的关系,也有力预示着未来这种社区支持农业的模式,可以呼应生产者和消费者双方的需求。

2,“新农人”要对职业有信心,有底气屏幕快照 2019-09-12 下午2.28.41

其实,我刚开始下乡办农场,也遭受了不少人的质疑。就连来我农场实习的学生,也经常发生被父母接走的情况。”当前社会对农民的职业认同感还有待提高,“新农人”下乡首先必须承认农耕文化、传承农耕文化,对农民这个职业有自信、有底气。

作为一个农民,其实需要非常多的智慧和知识,农民并不是被社会淘汰的职业,你要运营一个农场,需要对水、电、建筑、农业的生态学、种植等多方面的了解,实际上运营好一个农场,对农人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对于已经下乡的“新农人”,我建议大家不一定局限于从事农业生产一线,还可以投身到乡村的二三产业当中,如销售、加工、民宿等产业。同时,大家要主动融入现代科技创新和组织创新中去,努力推动乡村振兴和生态文明、农民共同富裕。

不过,我建议准备下乡的“新农人”要做好三个准备:一是不能仅凭满腔热血,要耐得住农村的寂寞,做好长期与土地打交道的准备;二是要有工匠精神,不断提高自身能力,储备种养技术、销售市场等资源;三是学会与村民打交道,放下自认为的精英身段,用智慧去引领大家学会生态种养方式。

做农业得有情怀,否则就难以坚持。在有情怀的同时,我觉得做农业也应该关注农业里很多科学性的部分,比如说我们的水土都要进行严格的检测,我们自己还建立了这样一个沼气的循环系统,现在做饭是用沼气,农场的废物都可以放到沼气池里进行发酵,就形成了一个农场的循环体系。

“新农人”不只是去做更好的产品销售,还要保育土壤,土壤是公共品,是农场里最重要的财富。“新农人”一定要有精进的精神和长期的目标,不断实践、记录、研究、学习再实践。

3,做新农人,助力乡村产业振兴与生态振兴共生发展

我们国家提倡的‘城市反哺乡村’,需要更多的年轻人去尝试和实践。“分享收获”农场更像是一个“新农人”的孵化平台。它不仅传播社区支持农业的CSA模式,也为中国农业培养了更多的“新农人”。

这些年,“分享收获”农场吸引了上百位年轻人的加入,有的跟着我学习一段时间后选择“另立门户”,有的选择返乡创业干起了家庭农场,有的继续在农业领域探索新技术与新产品。不过,我都建议这些“新农人“,在发展有机农产品的相关产业时,要将产业振兴与生态振兴共生发展。

我与重庆特别有缘,好几个学生都是重庆人。学成之后,他们基本上都返乡投身了有机种养产业。”其中有一位名叫戴开行的“90后”璧山小伙,于2016年在我的农场学习有机种植技术后,就返回老家当了一名“新农人”。如今,戴开行按有机标准种植了柑橘、蔬菜等,还养殖了纯放养的40头山羊,产品一上市便销售一空。

屏幕快照 2019-09-12 下午2.28.50

我的另一个“80后”学生——成都金堂县的唐亮也不赖。他在我的农场上了两年班后,我建议他回乡学以致用,适度发展规模。后来,结合地理位置等,我跟他一起分析,建议他选择方便保存与运输的有机小黄姜产业。唐亮返乡后流转了40亩土地,创办家庭农场种植了小黄姜,并带动父母与弟弟一家加入进来。如今,唐亮按照有机标准生产的小黄姜畅销北京等地,年收入十几万元。

我们这些“新农人”种植的有机农产品,不仅质优价高,且保护了生态环境,实现了双赢。最近几年,我每年都要进行数百场公开讲座,在全国各地宣传CSA模式。受这个理念影响,已带动一大批“新农人”运作近1000家CSA模式农场。我们算了一笔账:每5户消费者加入,可以让一亩土地脱毒;每1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一个农民有机耕作;每10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5个年轻人留在乡村工作;每100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一个乡村实现产业振兴与生态振兴。

农业不只是农民的事情,不只是“新农人”的事情,而是所有人都应该关注的事。这也正是我从事CSA的理由之一。人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特别重要,1个CSA网络可以影响3—1000名农人,对应联系的消费者数量达3—6000人。而1000个CSA网络(包括农户、农场、合作社)可以影响50万农人,300万消费者。只要更多人加入到关注农业的行列中来,农民就会成为令人骄傲的职业,我们也能有一个更可持续发展的乡村。做新农人,助力乡村产业振兴与生态振兴共生发展!我们一直在路上!

屏幕快照 2019-09-12 下午2.29.07

图文来源:分享收获农场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