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学学老人家,他们才是环保鼻祖

学学老人家,他们才是环保鼻祖

1

现在开始关心地球还来得及么?我们也不知道,估计够呛了。可是该干的还是得干,否则你连抱怨的资格都没有。“环保来得急” 这个专栏不是想教你做人,而恰恰是为了帮你活得轻松点 —— 下次再看到北极熊的可怜照片,你想想自己平时的努力,或许能少一点难受。

我是个90后,原来是搞设计的,现在做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倡导 —— 意思就是,我到处跟人讲怎么垃圾分类,如何减少浪费,怎么设计环保包装,等等等。
其实我以前也没什么觉悟,在丹麦念书的时候还因为买了不环保的马桶冲水清洁剂被房东念 —— 因此我也知道了,碎碎念真不是鼓励大家参与环保的好方法,只会招人烦。后来我回到北京后,为了方便吃了一整年的外卖,然后明显感觉自己面部油腻、痘痘增多、游泳圈凸显、脑子昏昏沉沉(可能外卖的油太多了)。每次吃完外卖之后的垃圾也令人发指,一个带汤的外卖要多裹上两层塑料薄膜,就算选了不要餐具,还是会收到一套一次性筷子和勺子。调料一个盒子、正餐一个盒子,再加上外包装的袋子,所谓的健康餐也免不了,而且因为中餐含油多,塑料盒子回收清洗很烦人。

终于,我的环保之魂觉醒了。靠外卖和快递生活的御宅族生活固然很美妙,可生活在垃圾山里,我觉得自己也快成垃圾了。

1

话说前几天我翻到一本小学读过的科学杂志,扉页上有个挑战项目:把人关在空无一物的房间内48小时,吃喝拉撒只通过一个连着网线的台式电脑来解决。一天后,绝大多数的参与者中途都因网购送货不及时、饿晕而退出,现在这个 “梦想” 倒是成真了(全部图片来自作者)

开始给自己做垃圾教育之后,我更没法回头了。我去填埋场看过:四处酸腐气息、苍蝇乱飞、乌鸦麻雀野狗觅食,周围的居民只能紧闭窗户。从目前从亚洲最大的填埋场上海老港填埋场,到西北县城指定的小山村中的露天填埋场,从上海松江的垃圾分拣厂,到小县城的垃圾处理厂,所有地方都在默默告诉我一个事实:外卖和快递产生的垃圾已经让填埋场超载了。而我们不但不分类,还不停买买买。

物极必反,在消费主义大本营美国,有人对消费主义作出回应,提出了 “零废弃运动”(Zero Waste),并且把每天产生的适度垃圾量都记录下来,还拍成视频做推广。估计你也看过那个流传最广的视频,一个纽约女孩一年只产生一小玻璃罐的塑料垃圾。

不过 “零废弃运动” 这个说法似乎是和一些想法新潮的年轻人群体联系在一起的标签,甚至还挺有精英中产的意味。而且现实操作的难度也实在太高了,坚持每天不产出不使用塑料袋都不小心就失败,所以我至今没积极拥抱过 ZW(Zero Waste),只是自己减少消费,也不怎么叫外卖了。

今年回老家我却有了一个意外发现:最原教旨主义的 “零废弃” 者原来就在我身边,那就是我住在县城里87岁的爷爷!

关于作者:沫沫,90后,关注垃圾的设计师、丹麦皇家建筑学院注册建筑师、插画家。

阅读全文请点击这里

图文来源:VICE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