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看上去无人涉足的森林,却处处是杀机

看上去无人涉足的森林,却处处是杀机

DMZ 和平徒步 LOGO

DMZ 和平徒步 LOGO

2019 年 5 月 21 至 30 日,草西在韩国参加了第 6 届“东亚地球市民村”活动和“和平徒步之旅”。期间,她与中日韩的朋友一路拜访了森林幼儿园、共享咖啡馆、有机农场、艺术学校等,与韩国探索可持续生活的朋友做了深度交流。本文是她写的游记——《韩村旅行记》第4 篇。

结束了一天的釜山游,我们乘大巴来到“东亚地球市民村”(简称“东民村”)的主会场——位于星州瓜田里的一个佛教道场。星州,因萨德基地的落成而成为全球备受瞩目的争议之地。这次的主题是“和平祈祷”,东民村的伙伴特意将会址选在了这里。

“和平不是用武器,而是用对话。”星州的村民说。

虽然这些年中日韩三国的游客往来从未停止,但相互之间的交流却越来越少。我们如何在全球化的潮流下,保护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被侵蚀,保持一种自给自足的生活,这是每一年“东民村”想要促成的讨论。

这次因为活动在韩国举行,中国一共只去了 10 多个人。200 多人的开幕式上,韩国的朋友隆重地介绍了我们。也许是人少的缘故,中国人被安排住在最舒适的传统民居里,其中包括台湾来的伙伴。日本和韩国朋友住两层高的钢筋水泥分会场内。

坐在屋檐下望出去

坐在屋檐下望出去

我睡的是大通铺,10 个女生一个房间,但因为房屋通透,前后的拉门都能打开,空气流通顺畅,倒不觉得憋闷,晚上背贴在开着暖气的地板上,睡得十分深沉。

白天开会,讨论各种与环境、自然、可持续生活相关的议题;晚上看演出、喝米酒等,像是活在世外桃源般无忧无虑。

野外就餐的韩国小孩

野外就餐的韩国小孩

吃饭是增进友谊的惬意时光。2017 年在日本藤野认识的绘制曼陀罗的伊藤启子老师仍旧记得我。她已经是六七十岁的人,但居然还有兴致参加年轻人的爬梯。她觉得日本对世界的贡献很小,所以想走出来多做点事。我告诉她,日本对我们的影响可大了呢,中国年轻人很多都看过日本作家写的书、听过日本的音乐,还有日本的动漫更是风靡中国。

我们谈论了 90 年代去世的非常有名的日本摄影师星野道夫,还有日本作家宫泽贤治。星野道夫写过一本《寻找光的旅程》,描写了阿拉斯加各种有意思的人。读了这本书,我不得不感叹,原来早在 50 年前,阿拉斯加的环保主义者就已经行动——保护土地、保护动物栖息地、保护原住民的利益等,并取得了不小的胜利。宫泽贤治是我最喜欢的日本作家,他的诗和童话我读了不少,他写的那篇《铁道银河之夜》是我最喜欢的童话。他在日本是教科书级的作家,无人不知。

在我对面的欢欢讲了她喜欢的“坂本龙一”,并搜了一张这位音乐家年轻时候的不羁照片,但由于照片上的小伙与实际岁数的坂本先生相差太远,一时半会儿启子老师居然没看出来是谁。后来欢欢重新加载了一张白头发白胡子的男人相,启子老师才一个劲地点起头来。

启子老师和我们不是一代,但她旁边的女孩与我们聊起动漫,却是毫无隔阂。我突然意识到,我和日本人的文化差异,远不如内蒙。因为后来我有去内锡林郭勒草原走一圈,那里的文化让我有很强的陌生感,反而到日本却驾轻就熟。不知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东民村的货币,可当 5000 韩元在市集上用

东民村的货币,可当 5000 韩元在市集上用

草地上举办的市集

草地上举办的市集

市集的冰滴咖啡摊位

市集的冰滴咖啡摊位

两天会议结束,重磅活动——“DMZ 和平徒步”开始了。

DMZ 英文全称是“Demilitarized Zone”,中文翻译为“非军事区”,韩国人更倾向于称之为“非武装地带”。这块区域是韩朝两国各沿三八线往后退2 公里所腾挪出的一个区域,由停战双方的士兵用血画出的一条线。由于 70 年来罕有人进入,DMZ的生态恢复得非常好, 出现了大片湿地,许多不常见的野生动物经常出没,还有上百种濒危保护动植物,比如黑熊和水鹿。

近些年韩国政府将DMZ开发为旅游线路,其中有只准韩国民间人士进入的区域,也有外国人提交申请可以进入的。与侧重军事猎奇的一般旅游不同,我们是一群更热衷亲近自然、更在乎环境教育的伙伴,所以,组织者规划了许多连韩国本地人也不感兴趣的行程,比如有机农场、农耕学校的探访,还有原始森林的徒步,反而DMZ 内的白马高地、钥匙瞭望台、第三隧道、都罗瞭望台等军事观光区变成了点缀。

李先生介绍 DMZ

李先生介绍 DMZ

徒步活动由韩国的户外旅游达人李先生发起,金载亨老师响应。李先生也是2017 年我在日本见过的朋友。那一次我们参加了坂田昌子女士组织的“东京高尾山自然导赏一日游”。活动前,他一个人在山顶搭帐篷住了一晚。

这次徒步可谓是穷游中的穷游,五天四夜的行程每人费用仅15 万韩元(约等于 900 元人民币)。条件艰苦就不足为奇了。许多身体欠佳或上了岁数的人,比如启子老师和GIGI,便打了退堂鼓。但是像高木晴光校长,杵着拐杖也参加了全程,实在令人佩服。

因为行程紧张加上费用低廉,所以组织者早就通知了大家带睡袋。沿途我们睡的都是大通铺:第一晚睡的和平树农场的房舍;第二晚睡的村办公室;第三晚睡的农耕艺术学校的工作室;第四晚睡的山村高中附近的别墅,也算是难得的一次深入韩国民间的体验之旅。加上中日韩的朋友混居,一起做饭一起吃饭,一起唱歌一起喝酒,简直比“东民村”的活动更促进多方的了解。又因为大家的克制和礼让,所以全程都很愉快,没有发生任何唐突、吵闹和幼稚的事。

 

一起徒步的韩国创造学校的高中生的背包

一起徒步的韩国创造学校的高中生的背包

 

 

徒步中的一家乡村餐厅的配菜

徒步中的一家乡村餐厅的配菜,四个人30 种不同的小食,吃完还可添加

说来其实也蛮伤感的。虽然 DMZ 看上去是那么的生机盎然,绿油油一片人畜无害的繁荣景象,但地下埋着的却是一颗又一颗手雷。

翻译金子非常担心动物的性命安全,她小心翼翼地问韩国的军人,希望听到否定的答案,比如手雷已经被排出了之类的,但军人却告诉她:“很多动物都被炸过,有的缺胳膊,有的少只腿。”

“好可怕啊!”金子感慨道。

“这个地球真的没救了!”我心想。

看上去无人涉足的森林,却处处是杀机,正是因为到处有雷,所以人不敢进去。那些天真的动物,生来有何罪呢?它们的牺牲,既换不来人类的同情,也消解不了我们的罪孽,只是让金子和我这样的人,徒增伤悲罢了。

进入DMZ 的关卡,有些地方不让拍照

进入DMZ 的关卡,有些地方不让拍照

DMZ 和平徒步 

DMZ 和平徒步

图文来源:有机会

草西
草西,有机会主编,写作者;长期关注有机生活实践者的故事,报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