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东水港湾老渔民的故事

东水港湾老渔民的故事

文章由智渔授权发布

智渔可持续科技发展研究中心(简称“智渔”,英文名China Blue Sustainability Institute, 简称“China Blue”)成立于2015年2月,是中国第一家致力于推动渔业可持续发展和本土蓝色公益圈建设的非营利机构;主张以社会、经济、环境并举的思维方式和研究手段,立足中国国情与文化,联合各利益相关方探寻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之道。

7吨小木船与这种10米机动渔船相似

7吨小木船与这种10米机动渔船相似

上世纪80年代末,海南澄迈县东水港已经淘汰了机帆船。不过,上世纪80年代末,东水港最先进的机动大渔船,也还是木船。大木船配置了大轮机,可以去到北部湾和南海;7吨的小木船数量最多,渔民故事也最多。

曾哥,退休后为东水港村公益事业奔忙,且热心带我们走访村民的向导,了解7吨小木船,和东水港的故事;曾德民,民叔,一位现年77岁的老渔民,就坐港口岸边上,给我们讲述这些故事。

89年9月底,读过《流水簿》,琼州海峡天文大潮10天前,民叔与大儿子小曾哥已先行驾着24匹马力的7吨小木船,到达航程1小时的预定海域,下放了定置网。

定置张网捕鱼示意图 (图片来源:《海南海洋渔具渔法》)

定置张网捕鱼示意图
(图片来源:《海南海洋渔具渔法》)

返航后几天,在东水港村北滩近岸2米深的海草床水域,民叔见到了一群长吻海豚,大概二三十头的样子,在排着队吃海草(实际上可能是在吃海草中的鱼虾),或嬉戏着跃过水面,两天后再排着队进入东水港湾。

已有30年出海经验的民叔,判断是台风或者暴雨来临的迹象。

渐近黄昏,果然,电台便播报了海南岛东岸两天内会有台风登陆的消息,且午夜前后琼州海峡将出现阵风10级。

定置网不抗风浪,如果不管,将会损失惨重;但大部分渔船都已入港,海上没有支援,出去能否顺利返航?

民叔立马带上小曾哥和船工出海收网。港内无风,仍看得见浅蓝海水;40米深的海水,开始变成湖蓝色,90米的海水宝蓝色。可是海峡无月,民叔已分辨不出,船底下是湖蓝色,抑或宝蓝色;唯一能感触的,是木船一度两度摇摆倾斜的幅度。

微信图片_20190829121334

浅蓝海水与深蓝海水 (图片来源:网络)

10级阵风比预想中来的快,雨水滴落海中又随大浪冲击船舷,冷冷地拍打甲板。最后一小段距离小曾哥加到最大马力,抛锚的时候却停不住船。眼看着要撞上定置网的铁柱了,他只得一打舵盘左转,躲开了,船尾却摆到下风口方向,被渔网缠住了螺旋桨。

船停住了,却也卡住了。

小曾哥反向、正向控制叶轮试图挣脱渔网,不料渔网越缠越深,船彻底停了摆。

茫茫大海被黑暗吞噬,小功率探照灯随木船摇摆的频率,咯吱咯吱地晃动点点光斑。船上没有刀具,必须下海扯开渔网,即刻返航。

三个波峰一个浪(老渔民说,浪以三个浪峰为一个周期,由小变大,三个浪峰打过才算一个浪),半小时能把木船拍散。若遭前浪拍打呛水,还没翻过跟头,便会被后浪迅速淹灭,所以下水前民叔只能给小曾哥绑上绳索。

可是渔网很重,好不容易弄断缆绳,却根本扯不开缠住的螺旋桨。风声越来越紧了,不出半个钟,木船不被海浪拍散,也要给大风掀翻。小曾哥渐渐无力了,他浮在水中,打着抖,大吼着,发了疯一样捶打着船板:“我们回不去了。”

民叔也被雨水打的迷糊了,三个波峰一个浪,第三个浪峰高过船舷。

“危险!快把他拉到船头!”

民叔也大吼着,半爬着过去跟船工一道扯动绳索。扯着扯着,他滑倒了,身上裹着粗糙的棕衣,也没有了摩擦力,整个人横在甲板随船的节奏左右打滑。

用棕榈丝编制的棕衣(棕蓑衣)

用棕榈丝编制的棕衣(棕蓑衣)

他跳起来了,大吼着叫小曾哥拉紧锚绳,潜入水中,在第三个浪峰打来之前把船头也固定在渔网上,试图靠海浪的巨大推力撕扯开渔网。

第一次,失败了;第二次,还是失败了,小曾哥已经呛得浮不起来,被船工拉出水面。他调整呼吸又尝试几次,只听见一次又一次的“咔嚓”响,盖过10级风声。

只听“嘎嘣”一声,似木板撕裂,船上两人应声倒地,木船倾斜超过40度,倒地的两人翻转了130度,渔网终于摆脱了。

民叔捂住头,挣扎着爬起来,还没确认方向,便立马开船,他们丢下了一切,平安返航。

两天后,台风在陵水县境内登陆,中心风力达到12级,风速达40米/秒,这就是我国1989年的第26号台风。

那是海南继1973年以来的最强台风,那次台风导致全省19个市县普降暴雨到特大暴雨,陵水、琼海、琼山等县有几百个村庄和几万人被洪水围困,到10月6日,短短4天,便遇难40人。

东水港的渔民没有遇险,村子也躲过了那次灾害,民叔、曾哥还有在场的村民都相信,是海豚带来了好运,是东水港湾阻挡了风浪,是妈祖守护着这一方平安。

民叔与7吨小木船的故事

民叔与7吨小木船的故事

三十年过去了,偶尔想起,仍旧心有余悸。

可民叔讲得很平静,脸上只有沧桑,竟没有一丝波澜。海上的漂泊呀,苦不过生活。

渔民的生活,漂泊无依,风险莫测,还完全靠天吃饭。曾哥只在70年代当了3年渔民,至今仍熟悉做鱼网、放定置网的技艺;民叔打渔48年,皮肤都刻了海的印记。

60年代捕黄花鱼,一网随便三四千斤,一斤却只有5毛钱;70年代捕毛虾,一网艘都能捕到两三千斤,可也只卖到可怜的一斤1毛钱;如今捕鱼可以致富,却要面临渔业枯竭了,4千人的东水港村,300多艘渔船,有一半渔民已经上岸;就连村里特有的毛虾酱,近十年也因为产量不足,找不到作坊了,渔民捕捞的少量毛虾,只够家庭食用。

东水港特有的毛虾酱

东水港特有的毛虾酱

东水港的传统鱼获——黄姑鱼和青衣

东水港的传统鱼获——黄姑鱼和青衣

打渔真的苦啊,但生活还得继续!渔业枯竭了,渔民精神、渔村文化、渔港味道还在呢!港村中的防波堤、海鲜食舫、港口椰子林、妈祖文化品牌建设,在充分发掘了东水港故事和文化之后,也正有序地进行中。村委对渔村渔民的转产转业充满信心,对东水港的未来规划充满信心,他们也更期望那些有学识、有抱负、有资源的年轻人,回到东水港村,或来到东水港村,建设美丽渔村。

鱼香一屡别乡愁,千年东水港湾,承载的不仅是捕鱼、避风的使命,还有渔民对生活的憧憬。

微信图片_20190829123004

作者介绍

你可以叫我小简,或者小贱,写过小说、当过兵、捕过鱼,带着一腔热血加入智渔做可持续渔业。是个宅男,也不是宅男。没事,可以一个人看一天的书;有话题,可以带你吃一天的美食。喜欢挖掘身边人的故事、研究心理,为生活、写作、工作提供素材;喜欢智渔对渔村和小型渔业的人文关怀,对产业链的社会学研究。

文章来源:有机会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M0X-gSaKFt9P_wuHnHgrq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